分享到:

“銀發族”漸成房車自駕游主力軍:住在大自然里享受生活

“銀發族”漸成房車自駕游主力軍:住在大自然里享受生活

2022年05月22日 15:21 來源:中國新聞網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銀發族”漸成房車自駕游主力軍:住在大自然里享受生活
    圖為貴州平塘天空之橋服務區的房車營地?!≈苎嗔帷z

  中新網貴州平塘5月22日電 題:“銀發族”漸成房車自駕游主力軍:住在大自然里享受生活

  作者 周燕玲

  呼吸著濕潤清涼的空氣,抬頭仰望滿天星辰,聽著蟲鳴鳥叫安然入睡,這是李平退休后的日常生活狀態,用他的話說就是“每天住在大自然里享受生活”。

  2021年“五一”期間,李平開著房車帶著妻子和家里的狗狗從遼寧出發,一路南下,駕車經過中國十余個省市,“前半生都是為了工作忙碌,閑下來就想像年輕人那樣去玩兒,了解各地的風土人情,親近自然?!?/p>

  一個星期前,李平把車停在了貴州平塘天空之橋服務區的房車營地,欣賞世界最高混凝土高塔橋——平塘特大橋。每天李平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觀景臺看大橋,在他看來大橋每天都有不一樣的風景,而這也是開房車自駕游的意義。

圖為從遼寧開著房車自駕游的李平?!≈苎嗔?攝
圖為從遼寧開著房車自駕游的李平?!≈苎嗔?攝

  在房車營地,記者參觀了李平的“移動小屋”,房車面積雖然不大,但空間利用率極高,有獨立衛生間,灶具、餐桌、冰箱、沙發等一應俱全,駕駛室頭頂上的一塊空間,就是一個雙人床。

  每到一個地方,李平把房車停放好后,會騎上電動自行車或者徒步去周圍閑逛,亦或去村里買一些當地土特產品嘗。閑暇時,還會與當地人上山采摘水果和蔬菜,甚至幫村民一起干農活體驗農夫生活。

  在天空之橋服務區,記者看到房車營地停放著數十輛不同款式的房車,大部分房車的主人都是中老年人,有的人會把綠植擺放在房車前,悠閑地躺在椅子上喝茶聊天,有的在房車后的水池清洗衣物,還有一些人則在給車子補水充電。

  近年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房車露營這種私密和自在的旅行方式順勢升溫,已成為旅游界“新寵”,一些“有錢有閑”的“銀發族”也會選擇這種獨特新潮的旅行模式。

  “每個人都有夢想,60歲的我們也有夢想,那就是有生之年開著房車游遍中國甚至世界?!闭_著房車自駕游的老人袁芳芬說,從2021年開始已和老伴開著房車自駕去了西藏、新疆、云南等地。

圖為貴州平塘特大橋?!■暮陚?攝
圖為貴州平塘特大橋?!■暮陚?攝

  從小就喜歡親近大自然的袁芳芬坦言,特別享受“聽著溪水入睡,聽著鳥叫起床”的生活,房車自駕游雖然讓家變小了,但院子卻變大了,走到哪兒就玩到哪兒,把車停在傣族村就可以和傣族人做鄰居,如果走著走著餓了,就停下車涮火鍋吃。

  “我們的裝備很齊全,有太陽能的驅蚊器、高壓鍋、榨汁機以及各種糧油米面?!痹挤艺f,許多房車營地不但有水源、電源,還配有公共廁所、熱水浴室,很便利。

  目前,袁芳芬和丈夫已開車走了2萬多公里,每天她還會把房車生活拍成短視頻分享在互聯網上,不少年輕網友在下面留言:“我也想過這樣的日子”“羨慕這種生活”……

  數據顯示,中國近兩年房車銷售量以40%至50%的速度增長。不少開房車自駕游的老年人坦言,與中青年駕駛員相比,老年駕駛員駕車其實更加謹慎,經驗更加豐富,可以避開節假日和黃金周出游,累了困了就在車里休息,車在哪兒家就在哪兒。

圖為貴州平塘天空之橋服務區的房車營地?!≈苎嗔?攝
圖為貴州平塘天空之橋服務區的房車營地?!≈苎嗔?攝

  在貴州省社會科學院貴州旅游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鄧小??磥?,隨著人口老年化進程加快,老年旅游市場也蓬勃發展,而在規模龐大的老年群體中,絕大多數人都身體健康,也有一定的經濟基礎和提高生活品質的愿望,這就使得“銀發族”成為房車自駕游的主力軍之一。

  鄧小海建議,為適應快速發展的房車旅游市場,在加快完善基礎配套設施的同時,更要突出房車旅游產品服務供給的豐富性,從注重開發空間轉向注重開發時間轉變,提供多元的專業化消費活動,不斷豐富游客娛樂生活。(完)

【編輯:張燕玲】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_秋霞韩国理伦电影在线观看hd_欧美性受xxxx喷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