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害人害己的“淘金夢”

害人害己的“淘金夢”

2022年05月22日 05:49 來源:法治日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害人害己的“淘金夢”

  □ 本報記者  范天嬌

  □ 本報通訊員 桂毅

  “只要去了那邊,你的命根本都不是你的,不僅沒掙到錢,還會被打、被關水牢,想回來要賠錢賠物?!泵鎸γ窬挠崋?,偷偷回國的張某某痛訴自己參與境外詐騙活動的遭遇。

  《法治日報》記者近日從安徽省銅陵市公安局獲悉,經過近十個月的艱苦奮戰,銅陵警方成功破獲一起電信詐騙案件,抓獲犯罪嫌疑人10人,成功對該案件中的洗錢人員、詐騙業務員、技術人員和詐騙股東實施了鏈條式打擊。

  去年2月,銅陵市郊區陳瑤湖鎮居民朱女士報警稱,自己在網上投資被騙了近百萬元。接到報警后,銅陵市刑警支隊七大隊(派駐郊區分局大隊)民警迅速開展前期調查,發現這是一起典型的“殺豬盤”詐騙案件。

  據朱女士回憶,她在網上認識了一名網名為“守望天空”的網友,該網友對她很關心,兩人聊得也很投機。經過一段時間交流,“守望天空”逐漸取得了朱女士信任。

  “在一次聊天中,他告訴我,他是從事投資理財的,并且有內幕消息,投資收益十分可觀。我當時手上正好也有一些閑錢?!痹凇笆赝炜铡钡囊T下,朱女士開始在其推薦的某網絡投資平臺上投入資金。

  “受害人剛開始投入了幾十萬元,有了一些收益,但是到了去年2月,受害人發現投資平臺無法取現,并且客服告訴朱女士,她的賬號有異常,需要追繳保證金才能把之前的錢取出來?!鞭k案民警介紹,隨后朱女士又陸續向該平臺轉賬幾十萬元,總共被騙了近百萬元。

  鑒于案件重大,刑警支隊七大隊成立專案組開展專案偵辦。通過對案件資金流向的調查,民警發現案件中有多筆資金最先轉入湖南籍男子廖某和毛某某名下的銀行賬戶,后毛某某等人又將資金轉入別處。

  專案組研判,廖某和毛某某在團伙中承擔洗錢角色。2021年3月,民警趕赴湖南省岳陽市對廖某、毛某某展開抓捕行動?!傲文车淖ゲ缎袆邮猪樌?,但是在抓捕毛某某的時候我們遇到了麻煩,他警覺性很高,先后幾次趕赴岳陽市都沒能抓到?!鞭k案民警說。

  下轉第三版  

  上接第一版

  2021年4月2日,經過縝密偵查和分析研判,民警終于將毛某某抓獲。經過詢問民警了解到,原來毛某某發現聯系不上廖某后,便懷疑公安機關即將抓捕他,于是躲到農村親戚家中,關閉手機,與外界斷絕聯系,同時還囑咐家人密切關注是否有安徽牌照的轎車或警車出入自家小區。

  面對公安機關審訊,毛某某、廖某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隨后,專案組又圍繞朱女士交易的虛假投資平臺進行分析研判,期望進一步擴大戰果,斬斷非法利益鏈條。

  當月,民警在福建省廈門市將該詐騙團伙的技術人員常某抓獲。通過對常某銀行流水和電子賬單的逐一核查,民警成功研判出該犯罪團伙中隱藏在境外負責財務、也是股東之一的犯罪嫌疑人張某某的身份信息。盡管張某某潛藏在境外,不具備抓捕條件,但專案組沒有放棄,而是密切關注其動向,2021年5月,民警發現了張某某在國內的活動軌跡,立即奔赴福建省晉江市將其抓獲。

  經審訊,張某某對自己從事電信詐騙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稱自己是聽朋友說境外那邊能掙大錢,于是便偷渡過去從事電信詐騙?!澳沁厳l件很艱苦,不像宣傳的那樣優越。只要去了那邊,你的命根本就不是你的,不僅限制人身自由,還會被打、被關水牢?!睆埬衬痴f。

  據張某某交代,自己兩次偷渡境外,第一次去忍受不了當時的危險環境,待了一個多月就回來了,沒掙到錢,還賠錢賠物。但回來后不死心,于是找機會“入股”詐騙團伙,繼續做著“淘金夢”,直到如今徹底夢碎。

  隨著張某某的落網,專案組又相繼抓獲多名團伙業務員,成功打掉這一電信詐騙犯罪團伙,并順線追蹤,梳理出全國案件20余起,涉案詐騙資金達390萬元。目前,張某某等10人分別因犯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詐騙罪、偷越國境罪被銅陵市郊區人民法院分別判處有期徒刑12年至1年零6個月不等,并處罰金不等。

【編輯:張奧林】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_秋霞韩国理伦电影在线观看hd_欧美性受xxxx喷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