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價格戰后遺癥:快遞漲價,小哥每單賺幾毛

價格戰后遺癥:快遞漲價,小哥每單賺幾毛

2022年07月03日 14:32 來源:中新經緯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中新經緯7月3日電 (常濤)不同于大多數行業,快遞行業漲價,有些“明目張膽”。

  “兩通一達”(圓通、申通、韻達)5月單票收入超20%的增速,表明這場自2019年開打的快遞價格戰,眼下已無限接近于“偃息旗鼓”。不過,對比之下,快遞員派費卻“原地不動”。為何會出現這種局面?會對用戶體驗產生什么影響?


  快遞員 中新經緯 常濤攝

  價格戰不再?

  快遞行業的價格戰,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極兔速遞等新玩家的入局引起的。在價格戰最“兇殘”的浙江義烏,一度出現了“每單8毛,快遞發全國”的“屠殺價”。而這樣的價格,基本上意味著“做一件虧一件”。但如果不降價,市場份額又會很快被其他快遞企業占領,惡性競爭由此拉開。

  在這種背景下,快遞公司單票收入一路走低。以2020年10月順豐、申通、韻達、圓通四家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為例,同比跌幅在兩至三成。

  2021年年中,國家及各地方相繼出臺政策,管制快遞市場無序價格戰,要求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于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


  資料圖 中新經緯攝

  舉措很快奏效。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快遞價格戰趨緩。2021年7月,申通、圓通、順豐單票收入同比下滑均在10%左右,遠低于2020年同期20%、30%的降幅。此外,韻達當月單票收入還同比增長了1.49%。

  從2021年11月開始,快遞公司單票收入同比上漲,已成為常態。

  2022年5月,申通、圓通、韻達快遞產品單票收入分別為2.55元、2.51元、2.49元,同比增速分別為23.19%、23.24%、23.27%,順豐5月速運物流業務單票收入也同比增長3.55%至15.45元。

  快遞專家趙小敏接受中新經緯記者采訪時表示,快遞行業單一的價格戰模式已經結束了,未來也不會再重演。短期快遞價格可能會有一些波動,但長期來看,快遞價格不會再繼續下降,會進入上升通道。

  派費“原地不動”

  數據顯示,2020年是快遞價格戰最“兇殘”階段。對此,快遞員也深有體會。多位快遞員曾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他們的派費正是2020年開始降的。

  劉明(化名)2018年開始做快遞員,進入2020年,所在網點派費“毫無征兆”地下降了0.1元,從0.9元一單變成了0.8元一單。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他平時派送區域中其他快遞公司的同行,在那段時間都被陸續降低了派費,“就像商量好的一樣”。

  在江西南昌做快遞員的周心(化名)在2020年也被降了派費,每單從0.75元降到了0.7元。云南的中通快遞小哥也反映,他所在地區的派費從2020年開始就一直在降?!白罡叩臅r候每單能到1.2元,后來只有0.7元?!?/p>

  事實上,2021年年中,國家整治快遞價格戰諸多措施中,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是很重要的一項。作為響應,2021年8月底,中通、圓通、申通、百世、韻達、極兔六家快遞公司宣布自9月1日上漲末端派費,每票0.1元。

  但中新經緯當時曾報道,派費上漲在末端并未得到有效執行。

  事實上,一年時間過去了,雖然快遞價格有所上漲,但快遞員派費仍“原地不動”。

  北京市房山區一位中通快遞員近日告訴中新經緯記者,他目前每單派費1.2元,“已經好幾年原地不動了”。而且這并不意味著,他每送一單就能掙到1.2元。

  “有些小區不允許快遞員上樓,用戶要求放在豐巢,目前豐巢漲價了,放一件我們要付0.4元,如果放菜鳥驛站,一件要0.8元,也漲價了,而且必須現結?!?/p>

  一位來自上海浦東的快遞員表示,他目前每單派費1.4元,網點管吃住。一位在杭州余杭申通某網點工作的快遞員透露,他每單派費1元。兩位快遞員均表示,“派費兩三年前就是這樣”。

  據中新經緯記者觀察,在上述一二線城市,快遞派費相對高一些,而在一些低線級城市,派費價格普遍低于1元。

  廣東某縣城一位快遞員表示,他目前每單派費0.7元,無底薪。來自江蘇、云南的兩位快遞員透露,他們每單派費均為0.8元,無底薪,且“2020年降了以后就沒再漲”。

  快遞復蘇,光漲價還不夠

  雖然眼下快遞行業已告別價格戰,但不良競爭給行業帶來的“后遺癥”還未消除。目前,各快遞公司單票價格還沒有恢復到價格戰前的水平。其次,消除疫情防控帶來的影響,也是快遞復蘇的重要內容。

  快遞漲價給用戶體驗帶來何種變化?目前由于疫情防控需要,快遞轉運、投遞仍有所受限,這一問題的答案并不明晰。但業內人士認為,給快遞員上漲派費才是改善末端服務質量的有效措施。

  在價格戰的消極影響下,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快遞服務質量不盡人意。比如在末端,不送貨上門、不打電話通知、簽收人顯示“水表間”等已成為常態,備受消費者吐槽。


  資料圖 中新經緯攝

  趙小敏表示,快遞末端派費未漲是事實,對于快遞公司來說,隨著快遞價格上漲,價格戰結束,其原有的末端激勵機制都需要進行更新換代,但顯然,目前大多數快遞公司還沒有梳理清楚。趙小敏說,“價格上漲不代表公司營收一定會增加,無論是對B端用戶還是C端用戶,價格上漲意味著容忍度降低,如果快遞服務質量沒有提升,必然失去用戶?!?/p>

  “之所以現在快遞員派費沒有漲,是由于快遞公司對末端網點的定位處于混沌狀態??爝f網點相當于快消品的渠道,是保證快遞公司高效運轉的基礎。接下來,快遞公司一定要把以總部為中心的經營策略轉向以市場為中心,總部要變小,市場要變大,網絡要變大?!壁w小敏認為,快遞價格上漲,快遞公司應首先給快遞員“漲薪”,否則無法解決體驗差的問題,無法滿足高質量發展的要求。(更多報道線索,請聯系本文作者常濤:zxjwct@163.com) (中新經緯APP)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公司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編輯:于曉】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_秋霞韩国理伦电影在线观看hd_欧美性受xxxx喷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