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音樂APP掘金難?網易云、騰訊音樂再起紛爭

音樂APP掘金難?網易云、騰訊音樂再起紛爭

2022年04月30日 17:55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4月27日,網易云音樂再次叫板騰訊音樂。網易云音樂在社交媒體上發文,稱已就騰訊音樂不正當競爭行為正式提起司法訴訟程序。

  當日下午,騰訊音樂品牌公關負責人陳默在朋友圈回應網易云音樂,“碰瓷營銷無助于行業發展”。

  2021年初,音樂獨家版權雖被解除,但頭部音樂平臺之間的版權之爭仍未平息,9年來訴訟不斷。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裁判文書網數據發現,自2014年至今,頭部音樂APP就版權等不正當競爭問題發生多次訴訟。

  這也折射出在線音樂行業掘金不易,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透過財報數據為你解讀,后版權時代,騰訊音樂和網易云音樂這兩個頭部音樂APP盈利能力如何?

  1.自2014年至今

  網易云音樂和騰訊音樂多次對簿公堂

  4月27日,網易云音樂在官微和微信公眾號發長文聲明稱:“長久以來,騰訊音樂娛樂集團通過非法盜播偷放無授權歌曲、批量化冒名洗歌、跟隨式抄襲網易云音樂產品創新、逃避甚至對抗監管等方式侵犯網易云音樂著作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p>

  當日下午,騰訊音樂品牌公關負責人陳默在朋友圈回應網易云音樂,“碰瓷營銷無助于行業發展”。

  事實上,自2014年以來,雙方就已多次對簿公堂。2015年國家版權局頒布“最嚴版權令”,各網絡音樂服務商紛紛下線未經授權傳播的音樂作品。自此,各大音樂APP圍繞版權的競爭逐漸“白熱化”。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在目前裁判文書網查詢到雙方在過去九年中存在多次糾紛,騰訊曾多次向法院申請“訴前行為保全”,稱網易云音樂侵害了騰訊的權利,而騰訊也有撤回訴訟的情況出現。

  2021年7月24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責令騰訊音樂30天內解除獨家版權。自此,在線音樂平臺依賴獨家版權“躺賺”成過去式。

  2.音樂APP“掘金”越來越難

  2021年騰訊音樂凈利潤縮水 網易云音樂仍虧損

  盡管中國音樂產業已經培養了用戶為優質音樂內容付費的習慣,在線音樂行業已經進入存量競爭時代,音樂APP從用戶“耳朵”中掘金越來越難。

  網易云音樂短短四年半就積攢4億用戶,營收差距與騰訊音樂也越來越小。但兩家上市公司的日子都不好過。騰訊音樂去年凈利潤相比前年大幅縮水,而網易云音樂一直處于虧損狀態。

  騰訊音樂和網易云音樂在此前已經發布2021全年財報,騰訊音樂首破300億營收,云音樂營收則近70億。2018年,騰訊音樂年營收是網易云音樂16.53倍,2021年這一數字縮小到4.46倍。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財報發現,近年來,騰訊音樂在線音樂服務營收增長率、凈利潤增長率均呈下降趨勢,2021年度,公司營收增長率首次跌至個位數,為7.17%,而2017年其營收增長率為151.80%。

  而盡管云音樂2021年度營收增長率為44.45%,卻仍處于虧損之中——從2020年的-29.5億元收窄至2021年的-20.6億元。

  2021年7月24日,市場監管總局要求騰訊音樂在30日內解除獨家音樂版權協議、停止高額預付金等版權費用支付方式、無正當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權方給予其優于競爭對手的條件。在線音樂領域的“獨家版權”時代終結,市場迅速反饋,在2021年第四季度,騰訊音樂總收入降幅為8.7%。這也是自2018年年底上市以來,營收增速首次出現季度下滑。

  云音樂也于2021年8月與華納音樂集團達成直接協議,這意味著云音樂目前與全球三大唱片公司均擁有直接數字分銷合約,同時云音樂的曲庫還新增了來自摩登天空、英皇娛樂集團等流行廠牌的受版權保護音樂。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財報發現,由于云音樂的會員訂閱銷售收入大幅增長,成本控制也有所改善。去年云音樂銷售毛利率終于變成正數,從-12.16%升至2.04%。

  3.為愛歌奔波多個音樂APP

  這屆年輕人聽歌付費意愿更強

  九年過去了,版權問題仍是音樂APP的“心頭刺”。目前音樂平臺仍面臨版權風險、短視頻平臺競爭和用戶流失的風險。

  2018年初,在國家版權局推動下,騰訊音樂與網易云音樂就網絡音樂版權合作事宜達成一致,相互授權音樂作品,達到各自獨家音樂作品數量的99%以上。

  然而,基于音樂版權庫的龐大,僅1%的獨家版權依然是個不小的數目。

  因此,當前用戶仍要在不同音樂APP之間“為愛歌奔波”。

  不同年齡段的用戶都在用什么APP聽音樂?百度指數顯示,在2022.3.1-2022.3.31期間搜索QQ音樂、網易云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的人群年齡分布略有差別,在29歲以下的人群中,搜索 QQ音樂、網易云音樂占比較高;在30以上的人群中,酷狗音樂、酷我音樂用戶擁有壓倒性的優勢。而酷狗音樂、酷我音樂都是騰訊音樂旗下運營產品。

  除音樂APP版權之爭外,短視頻平臺“BGM”(背景音樂)的繁榮也導致騰訊音樂APP用戶分流。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財報發現,2021年第四季度,騰訊音樂在線音樂月活躍用戶數量同比下降1%至6.15億。財報認為,這主要是因為輕度用戶流失到其他泛娛樂平臺。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梳理騰訊音樂和云音樂的財報發現,同比2018-2021第四季度,騰訊音樂的在線音樂服務月活躍用戶數量逐漸緩慢下降,而網易云音樂是以歌曲評論UGC社區為特色的音樂APP,在用戶活躍度和用戶黏性更高,在近年來一直保持增長,但2020-2021年增長速度放緩明顯。云音樂財報稱,2021年,網易云音樂每名日活躍用戶每天平均花費約78.2分鐘聽歌。同時, 近一半的用戶聽歌的同時亦瀏覽“評論區”。

  盡管騰訊音樂月活數量有所下降,但騰訊音樂在線音樂付費用戶繼續實現強勁的同比和環比增長,創下新高7620萬;在線音樂付費率從上市前不到2%增至12.4%。

  騰訊音樂稱,這部分的增長主要來自音樂訂閱與長音頻,但被再授權、數字專輯銷售和廣告業務的下降所部分抵消。

  而云音樂的在線音樂服務月付費人數從1600萬人增加至2890萬人。增速達80.62%,在線音樂服務收入也從26億增加到33億。在線音樂服務每月每付費用戶收入從8.4元降至6.7元,這是由于云音樂于2020年至2021年與其他平臺合作增加聯合會員套餐的銷售,將自己的會員訂閱以折扣價出售,以推銷網易云音樂的訂閱以擴大服務覆蓋面。

  4.尋求新增長

  騰訊音樂發力長音頻 云音樂扶持獨立創作人

  騰訊音樂旗下運營的產品有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全民K歌和愛聽卓樂五大產品。而云音樂的業務則圍繞著“網易云音樂”以及附屬的社交娛樂產品如“LOOK直播”“聲波”及“音街”。

  近三年來,騰訊音樂凈利潤增長率呈持續下降趨勢,網易云音樂凈利潤增長率波動較大,頭部音樂APP紛紛主動尋求新增長點。

  騰訊音樂選擇著力發展長音頻業務,扶持播客主播,加速擴充PUGC和UGC的長音頻內容,收購懶人聽書并開始進行業務融合,發布全新長音頻品牌“懶人暢聽”。

  云音樂則加碼扶持獨立音樂人,推出內容創作者扶持計劃“云梯計劃2022”, 上線中國領先的一站式Beat(伴奏)交易平臺BeatSoul,為Beat制作人、說唱音樂愛好者擴寬交易渠道,以培養用戶黏性。

  騰訊音樂財報顯示,2021年第四季度長音頻月活躍用戶在第四季度超過了1.5億,同比增長達65%。長音頻營收的強勁增長推動了騰訊音樂第四季度在線音樂服務的營收,增至28.8億元,同比增長4.3%。騰訊音樂還發布TME Live、TME數字藏品等創新模式獲得發展紅利,豐富和完善其業務生態與商業模式。

  云音樂旗下的主要產品網易云音樂則著力于扶持獨立音樂人和對原創音樂的支持。截至2021年年底,網易云音樂擁有超四十萬獨立音樂人,而截至2021年第四季度末,騰訊音樂人平臺入駐的獨立音樂人數量僅達到30萬。

【編輯:程春雨】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亚洲影院天堂中文av色_秋霞韩国理伦电影在线观看hd_欧美性受xxxx喷潮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